首頁 > 媒體觀點

別讓濫用玩壞了“大病眾籌”

2019.11.08 連海平

  11月6日,全國首例因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在北京朝陽法院一審宣判,法院認定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其他社會救助,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,構成違約,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并支付相應利息。

  不知何時起,我們的微信朋友圈、微信群不時有個人的大病求助信息,朋友的親戚、親戚的朋友、朋友的朋友……別小看30元、50元,集腋成裘或許就能幫助患者渡過難關,所以大家都樂于捐助。僅水滴籌一個平臺,迄今為止就為大病患者籌集到200多億元救命錢,足見小善舉有大能量。

  成也蕭何,敗也蕭何。因為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的門檻不高、效果不錯,讓患者觸手可及,因此也容易被濫用。常見的,如隱瞞家庭財產、將善款挪作他用、用虛假信息發起求助等。其中,2016年的“羅一笑”、2018年的“女大學生為母親眾籌后在朋友圈曬大吃大喝照片”、2019年的“德云社演員為母親眾籌100萬元”等事件,都曾是社會熱點事件。這幾起事件雖然轟動,但都沒有進入司法程序。全國首例網絡個人大病求助案的宣判,再次向社會發出警示:規范網絡個人大病求助行為勢在必行。

  如今,行業自律有了。去年10月,愛心籌等三大眾籌平臺聯合發布了“倡議書”和“自律公約”,對網絡個人大病求助行為作了初步規范。從長遠來說,這還不夠,規范網絡個人大病求助行為還得從頂層設計著眼、從體制機制著手。

  揆諸現實,與網絡個人大病求助相關的法律法規幾乎空白——對網絡平臺、發起人、籌款人、捐贈人的權利義務與責任承擔,對求助人信息披露的范圍與標準,對籌集款項的流向與使用,皆無明確規定。可以說,現實生活對法律法規如盼甘霖。法律之外,流程再造對于行業健康發展亦至關重要。比如,構建網絡平臺與醫療機構的資金雙向流轉機制,實現籌集款扣劃至醫療機構直接用于結算,改變籌款人直接提現的方式,可以降低資金風險。

  善款只有被善用,善心只有被善待,善舉才有可持續性。在這個意義上說,規范網絡個人大病求助行為,善莫大焉。

  原標題:別讓濫用玩壞了“大病眾籌”

五码分布图模拟